再读《一课经济学》

关注 099b5096d426bd96193e寒冰星屑 · 02月28日

       随着生活的现代化,经济学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刚开始接触经济学,还是源自于一句话“如果你懂经济学,那么你会生活的很幸福”。总之呢,到现在这个地步,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踏入懂这个行列,但是确实没有体会到很幸福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还不是很懂吧?

      最初接触学习经济学是从地摊上的一本书《经济学常识》开始的,看了没多少,觉得说的确实也挺简单的,毕竟是常识部分嘛,不会太让人费脑子,后来又从地摊上收入了一本《郎咸平》的全集,读完整个人觉得精神了很多,看到关于国外通过粮食控制我国粮食市场的时候,真的是感觉心里都揪到一起了,确实感觉经济战争虽然没有硝烟,却也是跌宕起伏,情节曲折;再后来偶然间开始关注逻辑思维,所以就把罗胖推荐的《一课经济学》、《经济学通识》和《经济解释》收入囊中,虽然买了很多书,但是看的时间却随着参加工作越来越少,以前觉得看会书是消遣,现在看书完全就是一种负担了。即便如此,还是把《一课经济学》给看了一遍。这是第一次读的时候的事情了,虽然前后也看过经济学书籍,但实际还是一个半道出家的和尚,修为不够啊。

      匆匆读过去的那一遍,说实话,印象不深刻,并且只是觉得作者分析的很透彻,没有蒙蔽在表面现象,就拿作者最开始的几个故事来说:我确实认为砸破窗户增加了社会收益,也确实觉得机器代替人力会造成失业现象,在北京折叠这本小说中,作者也写到生活在最上层社会的人不敢使用机器人的缘故就是因为怕下层社会的人失业,可见确实也是一种存在担忧的地方。所以最终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果我们全部的人都为了集体的利益最大化去考虑的话,那么确实不会出现任何毁坏物品的行为,因为一切都是社会的财富,就好比化学的物质守恒定律,虽然我们用自己的聪明才智,造出来飞机,汽车各种智慧产物,但是其实全部都是来自大自然的馈赠,资源的量决定了我们能拥有物品的最大额度。

时隔半年,收拾东西之余,又翻到了这本书,插个题外话,在这次读书之前看了一本《极简经济学》,这本书对于古典经济学派和新古典经济学做了一个讲解,当然也围绕供需这个话题展开了简要的讨论,这时候才发现以前看《一课经济学》其实有一种看个半懂的感觉,其实任何事情都是要从长远和从现状出发去考虑,单纯的只顾及一个方面,都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比如“京杭大运河”的建造,历史上都说是隋炀帝坐船去扬州看花去,但是我觉得如果只是这样一个想法不足以催动他去兴师动众,赏花这种行为最多就是某一年的一个念头,那造运河那几年就不看花了?所以我觉得隋炀帝如果是这个水平的话那当不了皇帝;所以有些比较正视历史的史学家从经济跟军事上分析了这次建设行为,当然一说到经济价值和军事价值大部分都是一种长期角度上来看的事情,从长远角度看,这件事情利国利民,但是短期来看就是劳民伤财的大举动,而且那个时候隋朝建立不久,所以国力空虚,很容易被乘虚而入,所以只能说这是一种短视行为,而汉朝、唐朝则不一样,战乱之后通过几代人的修养生息,铸就了一代有一代的盛世;所以如果一味的长远去看,容易忽视脚下;

      但是如果我们又一直是只是看着脚下又是怎样呢?在工业革命初期确实有很多人为了保证社会的就业数量,公开抵制机器进行生产,甚至捣毁机械化的工厂;而随后根据分析,我们也知道虽然在机器代替的人工上确实出现了短时期的大批量失业,但是物品由于生产力的上升变得便宜了。在这里生产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没有变化的就是个人,因为个人的技能是固定的,不会再很短时期内发生改变,所以造成了失业的现状,假设在工业革命初期,这个人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人,认识到机器将会代替人工工作,于是就开始私下里学着怎么去维修一个机器,或者说直接投身到机器的制造行业中去呢?那么可能就会有效的转移这次大批量的失业现象,所以说如果一直是偏安一隅,那么就很容易出现这种被时代所遗弃的现象,但是很少人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而是整个时代的错误。

       现代的社会肯定是认可用高生产力去替代人工的,其实第一个发现用简单的生产元素制造相同价值的人都会拿到多余部分生产力所节省下来的成本;所以在当代我们可以尽可能的去发现发明和创造。这次阅读也就更加深刻了解了其实一课经济学是一种站在地球外思考的书籍,因为从月球上看,不管地球在做什么,都是一场内部的化学反应,只不过是从物质的一个状态转化为了另一个状态,但是如果身在其中,那就大有不同了,因为我有很多资源,那么我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但相反,如果我是一个穷人,那么我能做的就受限制很大,所以说大家都想成为富人。

      曾经在看完《噪声》以后,在考虑如何用量化的思维去构建一个社会的模型,社会的模型与天气的预测模型差不多,都是一种混沌的模型,没有因果只有相关性,所有的元素都可能是导致最终答案的一个微小条件,而两者只能有一点点的相关性,这点就无法用数学去衡量和描述;随后我设想,假设用经济作为一种隐性的线络去思考这个模型,发现也是不太可能的,因为人的经济行为真的如同心情的变化,一样是不可预测的,并不是大公无私的,也不是完全贪婪的,这就跟原罪一样,我们带着一颗改变世界的心去思考整个世界,同时就带入了我们的自私,只要我们想得到的更多的时候,就是自私的希望从一个区域索取更多的资源,即使我们是为了全人类,也只是在人类角度上的自私。

       其实我一直不太理解原罪这个词汇,它更像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如果你拥有这枚硬币,那么你一定拥有正面和反面两种特质,就拿经济学来讲,虽然我们经常用一些混合的理论来麻痹自己矛盾的内心,在处理短期需求上,新古典经济学派占了上风,他们的建议确实是卓有成效的,但是从长期来看,他们的做法又确实欠佳,现在换一个正常的人思考:我现在放弃一切享受,而去建设一些五六十年后才能起作用的事物,我觉得这很难接受,即使知道这个事情是在造福后世。从这个角度出发,其实我觉得个人会产生不幸福感与不成熟的心态其实都源于我们的寿命太短暂,因为我们做的每件事其实都像当年刚刚参加完考试的孩子一样,希望知道答案,希望知道对错,没人会希望死后被承认,也没人希望不为人知。所以其实当代人的活法虽然知道可能做得事情没有长期效应,虽然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但是依旧在做这样的决定,短期的执行。这也就是虽然我们知道这可能不太好,但是还是会做的事情。


文章被以下口袋收录...

C3efc3838dc13db68fb6

不知所谓的鱼泡

闲来无事读闲书

1篇文章 · 0人关注
F0a677311fcff7e6a8d2

我的一些读书心得体会

社会科学类的书籍读书心得

4篇文章 · 2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