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失1800万融资之后,他用900元挽救了公司(上)

关注 00d131d218f56916d40936氪精选 · 09月19日

11.png

2014年10月30日,互联网招聘网站“内推网”的CEO李程难得睡了个好觉。按照51job(前程无忧)方面的承诺,11月3号开始的下一周,1800万元人民币很可能就会到账。

早上一醒来,李程却收到合伙人黄小亮的一条微信,

“程子,我已经和投资人说了,我不干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吧。”

72小时之后,11月3号星期一,李程和黄小亮两人站在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大眼瞪小眼。他们已经遣散了所有员工,公司账上只剩下900元现金,笔记本电脑也被员工当作赔偿带走。

黄小亮的冷静让李程感到万分诧异。在李程眼中,黄小亮一直是个感性大于理性的人,“捅了这么大篓子,他总得有点愧疚吧”。

当时在内推网负责市场的杨洁对此也完全没有心理准备,11月1号,她刚刚续了三个月的房租,“内推的故事一点都不值得讲,我来之后并没有看到很大的雄心,没有很传奇的团队,在我的生命中,内推的半年不提就会忘掉的”。

“不值得讲的故事”

2013年的春天乍暖还寒,2008年瞄准微软研究院成立的盛大创新院已经开始大范围淘汰项目和裁员。

81年出生的李程是研究员,85年出生的黄小亮是资深产品经理。

“我们没什么事情做,就有时候约出来一起抽烟,聊聊以后干什么”,黄小亮回忆说,“大家一聊到创业就兴奋了起来”。

“那个时候还没什么‘O2O’、‘最后一公里’的概念,但是程子已经想到说要为社区周边的店铺做一个后台,类似今天的‘有赞’,黄小亮告诉36氪。

而此时他发现身边很多离职的同事都在找工作,而传统的招聘网站却不适合这些程序员,更多人是通过熟人介绍,于是他想出了让互联网公司业务部门的负责人直接招募程序员。

产品idea是黄小亮的,但是离开李程这个idea就无法实现,“他绝对是我见过手最快的工程师,写PHP多年积累了很多的组件,一个产品的Demo你找他,保管一个星期内做出来”。

由于李程率先离职All In,身兼CEO和CTO两个角色。而黄小亮没能按约定在一个月内离职,最终这家公司的股权结构被定为“李程六,黄小亮四”。

创业最初的两个月,李程靠着盛大创新院的裁员补偿支撑,黄小亮的一部分工资也被用于两人创业的开销。两人疲于应付爆发的流量,兼职和全职创始人之间的这一点拧巴很快被抛诸脑后。

2013年的4月20号到4月24号,李程和黄小亮熬了四个通宵,然后内推网的第一个版本就被扔到了V2EX和开源中国的讨论区。虽然只是一个简陋的BBS,但是一晚上被顶了40多层楼。

2013年6月,上线不到两个月的内推网被36氪报道。那两天黄小亮忙不迭地在接投资人的电话,“流量迅速翻了一番,前后一共收到了三四十个投资人的约见”。李程很喜欢那篇文章的配图,“那只黑色的大猩猩,感觉很有气势”。

“你看拉勾都这么牛逼了”

2013年中的互联网垂直招聘风起云涌,内推网、猎聘网、拉勾网可能是气势最盛的三家。另外一家互联网招聘网站“哪上班”的CEO韩冰告诉36氪,自己曾经在微信群中看到黄小亮公开下战书,自己没有回应。

“我觉得他们那次产品改版和内推太像了,所以去问个究竟,但是没有得到回答”,黄小亮是这么解释的。那段时间内推对外的声音主要是黄小亮发出的,他在媒体上常常表现出对互联网招聘的雄心勃勃与对自家产品的自信。

但是很快地,黄小亮开始觉得自己有劲儿使不上,毕竟李程才是公司的CEO。

“拉勾是七月份上线的,整个下半年我们两家是旗鼓相当的”,黄小亮如今复盘当年的竞争,依然难掩失落。

杨洁是2014年5月从拉勾跳槽到内推,“我走之前,拉勾的数据已经涨得非常快了,很快就超过了猎聘。等我到了内推,发现流量很平稳”。

拉勾网7月一上线就宣布拿到了徐小平、曾李青的数百万天使投资,开工就是十几个人的团队。而创新工场给内推的钱10月30号才姗姗来迟。直到这时,内推网仍然是李程和黄小亮两人的“夫妻店”。不过这也不能怪创新工场,光是公司注册,这对搭档就跑了一个半月,从7月一直拖到9月。

“每天大眼瞪小眼,钱没到帐不敢招人”,如今回头看过去,李程也承认自己有些轻敌,做决策不够快。比如neitui.com这个域名,一开始就被人占用。对方叫价三万的时候没有舍得买,后来天使投资到账之后对方开价30万。

拿到钱之后李程和黄小亮开始招人,但是盛大创新院的同事都招不起的。

“在上海能被我们拿情怀忽悠过来的人,做事可以,但是很少招到能独当一面的”,黄小亮又拿拉勾来举例子,“同样是一个科技媒体的广告位,我们去谈是7万,Ella(拉勾联合创始人鲍艾乐)去谈就是4万”。

“我和李程都忙得不行,但是有些员工开始没什么事情做”,黄小亮告诉36氪。杨洁部分确认了黄小亮的说法,“在内推网并没有特别忙”。哪上班的CEO韩冰甚至收到了一封来自内推员工的求职信,“我以为是他们开玩笑的,就没仔细看”。

“当时有个技术负能量非常大,张口就说你看‘人家拉勾都这么牛逼了’”,黄小亮回忆说,“我想开掉,但是程子负责的是技术,开掉一个技术他忙不过来,所以就拖了两个月”。

这时黄小亮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尤其大,“团队里被我忽悠来的多一些,来的时候我都说要和拉勾一较高下的,我觉得很对不起人家”。

但是李程并没有敏锐地感觉到黄小亮的这种情绪。

杨洁也没有感觉到,“虽然我平时跟黄小亮更近,但是感觉两个人还挺和谐的,经常一起出去见投资人,很多事情也是商量着来的”。

“估值有点低,你们再考虑考虑”

2014年五一过后,一封来自51job(前程无忧)COO 简怀思的邮件重新燃起了黄小亮的斗志。5月12号,简怀思和两位创始人在张江见了面。

会谈让两位创始人都非常振奋,51job不仅表达了战略投资的意向,还希望未来能持续注资,而且不排除将互联网垂直招聘业务都转到内推品牌下。传统三大招聘网站的另外一家,智联招聘,就在之后推出了子品牌卓聘。

“51job给我们的信号是,拉勾网就不算个事儿,传统招聘网站一直都没有垄断,互联网垂直招聘格局还早着呢”。

但是实际上此时,内推网已经拿到了九合创投的Offer,400万人民币Pre A,估值3500万人民币。

这是一份不大不小的Offer,但是能够提供给内推和拉勾对垒的弹药。黄小亮和李程签下了这份Offer,寄回北京,但是创新工场方面觉得估值有点低,让他们再考虑考虑。

“啸哥(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一向是给钱很快,但正好51job又想投,给的估值又高,我们就想再看看”,黄小亮回忆起来颇有些后悔,“当时并不是很懂,早期重要的是先拿到钱,后面有人要进来可以再慢慢谈”。

今年上半年,当黄小亮第二次创业,推出年轻人民宿预定平台“沙发旅行”的时候。他直接北上又一次找到了王啸。王啸当即决定投资,让黄小亮不要浪费时间,赶紧回上海开发产品。

由于黄小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王啸允诺 “钱一周以内就到账”。结果回上海不到两天,沙发旅行就收到了九合创投数百万的天使投资。

但是2014年的春天,在拒绝了王啸的offer之后,内推网、创新工场和51job进入了:

长达半年的谈判和等待

从5月谈到7月,”内推网“的估值从5000万涨到了7000万,在敲定了所有allocation、董事会席位和股东权益之后,李程收到了最终版的Term Sheet。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一分钱注入到这家的公司运营中去。负责运营的黄小亮也一直不敢搞什么大动作。他一直期待着在“金九银十”的招聘旺季到来之前融资可以到账,好补充弹药、火力全开。

但是事与愿违,TS拿到之后三方开始商定投资协议。李程告诉36氪,

“三方律师一进场就开始讨价还价,每次修改都要三方确认。然后就是尽调,51job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财务、税务、Vesting协议、所有之前的合同和商标细节也要一一核查。比如我们申请了商标,但是如果类别不够,对方也要求增加。”

“每周能有一次推进,光对账就对了一个月,误差超过100元以内才算过”,黄小亮回忆起这些细节不禁皱起眉头,“当时在我眼中这些机构和公司还有明星光环,给的估值又高,我想想就忍了。”。

2014年10月8日,签完最终版投资协议的李程和黄小亮已经身心俱疲。内推网此时已经两个月发不出工资了。黄小亮给创新工场合伙人邱昊发了一封邮件,可能是由于邮件的措辞不够强烈,邱昊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说回国后处理。

10月30日,累觉不爱的黄小亮拨出了那个致命的电话,打给了51job的CFO,问究竟何时钱能到账。在第六次或者第七次得到“我们会尽快,但是不能保证”这样的回答之后,黄小亮突然平静了下来,“我觉得即使钱到账也无法改变什么结局了,我不干了,股份可以让出来”。

此时依然想挽回局面的李程以为黄小亮只是压力太大,他定了周末的桑拿,想两个人好好聊聊。但是没想到黄小亮坚决拒绝了他,“程子觉得把这个网站维持下去很有意义。但是对于我来说,如果不能争取市场第一名,那创业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当有员工提出“不发工资大家再坚持一个月的时候”,黄小亮依然选择了拒绝。

李程没有说服黄小亮,反而稀里糊涂被黄小亮说服。他开始想要找到一家公司收购内推,“我们还有用户,网站还在运行”。而黄小亮除了帮李程寻找潜在的买主之外,也开始帮助内推的前员工们寻找下一份工作。

于是就回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李程孤身一人,或许陪着他的还有公司账上的900元现金,回到了家。

原文作者:老道消息,转自:http://36kr.com/p/038342.html


00d131d218f56916d409

36氪精选

精选36氪上的优质文章,http://36kr.com

文章被以下口袋收录...

7478d8d46194eb68eabd

创业维艰——中国故事

国内创业者的苦难与救赎

2篇文章 · 2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