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丈量世界》有感

关注 099b5096d426bd96193e寒冰星屑 · 03月03日

       丈量世界这本书,其实我个人有感的是“丈量”这个词汇,因为这本书我一直没怎么看明白,好像就是讲述了两个伟大科学家的故事,也讲述了一种从已知的领域去探索未知领域的事情,有感于现在的文明社会,为了建设或者开拓更好的生活空间,社会衍生出了各种不同的学科,仿佛一个个的标尺坐标系对我们生活的空间进行不同角度的观察。所以真的应了这么一句话:世界的样子在于你观察世界的心态,并没有一种固定的形态。虽然我们确实都生活在同样一个星球上,但是我们的信仰与观念却迥然不同,大概就是因为我们每个人拿来度量世界的标尺是不一样的吧。

       我是一个软件开发者,去年公司在紧锣密鼓中举全部门之力,通过CMMI3的复评,下一步建立了通过CMMI4的目标,CMMI4就是在做量化,精确的用数字描述工作的每一个步骤,从而通过数字来控制整个软件开发流程。其实我一直在思考的就是,量化的目的是什么?我认为就是消除不确定性而建立的量化标准,让一切都是可以基于计算的,然后再可以计算的前提下变为成本、进度可控的开发过程。

       虽然这可能是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我们在去买彩票的时候,一般挑选方式为机选号,当然有的时候也会自己想一组号码作为选择,这些其实都是一种随机的想法,因为买彩票就是在撞运气的一件事情;但是你参加高考往往不会这么处理,你肯定会去好好学习每一种类型的题目,最大范围的消除不确定的题目,保证拿一个更高的分数,这其实说到底就是一点:不确定性在成功中占得比重,而这个比重应该渗透到你生活的各个方面中去。不仅仅只是在做一些显而易见需要用概率去支持的事情的时候,甚至需要在学习、培养孩子上也要注重度量值的作用。

       战国时期名将李牧这么描述战争:在看不见的地方往往存在着危险。其实联系到概率事件来讲,就是如果能把战场100%的情况都收归眼底,那么不确定性越小那么胜算就会越大;我们做事情也是一样,自己最有把握的事情肯定就是100%知道每一个细节,这样子就可以很轻松的处理我们遇到的事情,而事实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完整的控制在100%的情况下,就好比说你做一个报告交给老板,在提交之前你肯定已经尽力在思考怎么去做这个报告了,但是在老板的视角下还有一些点可能并没有引起你的关注,这样子,报告提交上去以后,老板就会觉得与自己想说明的问题想去甚远,我们可以通过换角度去思考问题的时候思考一部分进来,但是毕竟不在其位,所以肯定也是只能认识到一部分,所以怎么消除这种不确定性便成了当下首要的问题。

       如何消除不确定性?首先就是要明白相关性和必然性的区别,在我们从事的复杂生产模型中,都是相关性较多,简单的因果关系其实很少,而且也很简单。就好比我最开始学习下棋的时候,只观察自己的核心棋子,一般来说最后的结果就是兵在前面冲,老大这边被杀了;后来就开始通过观察对手的举动来决定自己的下一步;但是这终究只是一个初级玩家的体验,在面对从一开始走的子就是为5步之外服务的高手时,或者说没有分析出来对手意图的时候,就会陷入一种不知道怎么去走的境况,这时候就会陷入“知己但是不知彼”的状态,而自己的行为还是基于一种常规思路的话就很被动了,所以下棋就是看是否对敌人的意图知晓而自己的意图不能被对方发觉。而下棋也大部分都是要从相关性的角度出发,最初的玩家就是根据别人的举动来推断因果关系,但是如果是存在几步之外的相关关系则不是那么容易推断出来,所以具体的关系是因果还是相关,知道这点在采集信息上就不会那么片面的去考虑了。

       对于历史上的人物,有史学家用“时势早就英雄”的说法去描述,其实我个人觉得,确实如果要达到100%的复制成功,确实是这样的,需要许多特定的因素,假如说虽有文采,却适逢乱世;虽有武略,但是却遇太平盛世,可能我们是具备特殊才能的人,但是却并不一定会以我们期望中高姿态展示在历史长河中,但终究我觉得成功是可以高度复制的,就像人才的培养。虽然同样的教育环境造就了良莠不齐的人才,但终究是没有将每个人的成长环境相统一造成的,因为除了看到的教育环境外,还有看不到的社会环境与家庭环境,这些都是相关因素,这三个因素在每个人的意识中占比不同,造成的影响也不同,因此再加上一些别的因素,造成我们认为的孩子成长是不可控制的,就回到我们之前的话题中,像我们在CMMI3模型下工作一样,是不存在准确的度量机制的。

      但实际上我觉得其实并不是不可控制的,只是我们有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在几个方面的作用,而不是忽视自己的影响,将影响范围转移到另外两个方面去,比如家长过分依赖学校教育,而自己在以身作则方面却做得少之又少,或者说社会不重视教育,而希望学校以及家庭能够在教育上做出巨大的作用,这都是不可行的,而如果我们要想复制一个成功的案例,资源首先是要足够的,有点偏离量化的主题了,在这里其实我主要想说明的就是中国家庭教育的关键性,父母的以身作则才能正确引导孩子的成长,如果自己都做不到却要求孩子去做到,这不就是自相矛盾吗?而学校教育则是要关注每一个小孩,像只是关注其中的好孩子,而其他孩子处于放养状态,这与教育的目的是相悖的,这样的话也是一种教育制度上的失败。社会的关注也是非常重要,要让孩子从小就认识到对这个社会的重要性,这样才能让孩子处于一种不被忽视的角度。

      其实新东方的英文教学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复制成功的例子,通过总结的窍门,加上讲师们的精心备课,最终让新东方成为教育界的奇迹,很多孩子可能在全日制学校内表现确实很差,但依旧可以在新东方学好英语,这其实就说明了成功绝对是可以定制的,并不是我们一直认为的是一种偶然事件,只是因为相关的因素太多,构造出一个混沌模型,我们没办法直接找到答案罢了。但是不能因为难以度量就放弃度量,所以家长在培养孩子的时候,一定要意识到度量的作用。

      既然说到这里,那自然可以把我们身边的很多东西都引入度量来考虑,从而制定一定的战略,让这些本来不可控制的事物变得有章可循,在我们的控制之中,那么我么做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件事情,则都是在控制和计算的范围内,才能有最大的把握去完成。

       

      

      


我的一些读书心得体会

社会科学类的书籍读书心得

口袋里的其他文章...

读《稀缺》有感

       其实一开始我以为《稀缺》这本书是一种鸡汤文章的,无非就是抨击方法不对或者努力方向不对的一些通常的小故事,或...

再读《一课经济学》

       随着生活的现代化,经济学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刚开始接触经济学,...

成功是一个确定性事件

       前一段时间在写代码的时候,时常会被一些很微小的BUG缠绕,一方面是自己的实践经验太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经常...